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单男心机
单男心机

单男心机

美人心机有听过,但单男也要有心机?废话,单男要是没点心机,你以为单靠根傻屌拍几张屌照就可以让女生献身、让情侣约你出去play吗?


  单男要是没有一点心机,绝对只能在网上看人家贴心得分享文流口水。但是有心机就一定可以约得到吗?错,除了心机,还要有绝佳的运气,所以我们单男必须把自己的等级练好,然后等机会来临时给对方必杀的一击,才能把机会变成好运气(这里不包括那种人帅、车棒、口袋深的优质男士)。


  会跟K(男生)和M(少妇)联谊真是意外,因为他们本来是只在聊天室征情侣档的,在当天活动结束,看着M脸上漾着笑容甜甜睡去时,我与K在事后烟时间闲聊,我问K:「为什么会选择我跟你们联谊?」K想了一下回答:「你是当中少数没有主动提约的人,而且你说的话题让我有兴趣。」后来K对我的话题有兴趣,我很快地就要到了K的MSN,换到MSN,我们开始闲聊过去的联谊经验,分享彼此追女生的心得。大概是因为相谈融洽,让K觉得我与他有共同的喜好,于是后来谈到邀约的部份,K才勉强同意让我一个单男试着与他们进行联谊。后来我们选定联谊的主题是轻度凌辱,当然这也征求过M的同意。


  不过在联谊的前一晚,K突然说M还是觉得害羞,所以要求我不能碰她的胸部和小穴等重点部位,而且只愿意用手帮我的小弟弟服务。当下心里多少有些惋惜,不过身为单男就该尊重情侣的选择,否则你可以选择不去,所以我还是大方的说:「如果M觉得害羞,那小弟当个观察员也可以。」这下换K觉得不好意思了,他很歉然的说会尽力帮我(以退为进这招有用,单男果然要有点心机的)。


  我和K与M约在这周六的午后相见,因为我从北部南下,所以提早了一个小时到达。只是单男赴会,如果两手空空似乎很不好意思,难道我要带个土产吗?


  靠!土产能加个屁分呀?而且人都到了,去哪里生土产?于是趁着空档,我跑到附近一家EASX SHOP,想为M挑件礼物,这里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进入店后,本来是一个胖胖的小姐走出来招待我,不知道是不是看我是男生,她一看到我马上就请另外一位「D」小姐来陪我选购礼物。娇小的D面容素净、长发卷拢在耳后,模样颇为干练,而且穿得很辣,上身是件低胸阔襟口的毛衣,我的高度刚好可以看到他胸前饱满的D半球和球体边缘的紫色内衣,当下看得我有点头昏……现在的生意有这么难做吗?


  于是我就乐陶陶的被D带上三楼选购小丁,最后她找了三件小丁给我选,我没有主意,只好问D哪件比较好?D有点不好意思地指着一件半透明纱质外镶粉红绣线与黑色蕾丝的小丁说:「我有这件,穿起来很舒服。」我超想问:「你今天也穿着吗?」不过还是忍住了,我当下马上点头买下,D于是转了个角度弯腰从低一点的柜子中找存货要给我,我的位置就正正直视D的深深太平洋海沟,而那对饱满的D球就整个搁在柜子抽屉上,丰盈的半球随着她的动作而有点上下跳动,超活泼的球体,我感觉鼻子有点充血了……这难道是我照顾她业绩的回报吗?不知我再买一件的话会不会有更多福利?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十全路上的那家分店试试,有福利记得跟我分享哦!


  当我结完帐,傻笑的走出店家时,K和M已经传讯给我说到了,于是我走到约定地点等他们。当天北部寒流来袭已经转冷,而南部午后仍有着和煦的阳光,暖而不热,只是心里开始七上八下,居然急燥得出了汗,出来约联谊,就是这一个时刻最紧张呀!


  突然背后有个男声问说:「你是T吗?」然后给我一个热情的握手礼。我回身见到的就是K,预期他是个台客,却变成体格堪称壮硕、近180身高的台北街头型男。他把车停在路边,亲自下车来迎接我,真是超有礼貌的,跟着走到他车前,又是一惊!


  一个中等身高却十分纤细的女生站在车门前,她有着及肩的秀发,身穿黑色紧身连身裙,裙口收在大腿中间,裙下是黑色细孔网袜配黑色露趾的高跟鞋。她用甜美的笑容跟我打招呼,点头致意的同时,双手还交握在身前微微鞠躬,做出一个请上车的手式邀请我——这是M,今天的女主角。这样的Face、这样的打扮、这样的仪态,简直是翘班的百货公司的门面专柜或电梯小姐呀!


  我马上把刚刚的D忘得一干二净,跟着K和M上车。一上车K马上要求M回过头来秀一下她的事业线,M像个乖小孩一般乖乖的侧身回头让我欣赏,很难相信这么骨感的女生,居然也有看不到底的沟……这真的是今天的女主角吗?我感觉到自己像中了乐透大奖呀!


  从上车到摩铁的过程中大家闲聊认识,我初步的观察,K是个爽朗、个性又知礼健谈的型男,虽然他总是说自己是台客;而M虽然才160公分高,却有很好的身材比例,纤细身型让她的腿部更显修长,全身多余的肉都集中在胸部和臀部(这是之后剥光M时看到的)。


  M的胸部并不是像D小姐般惊人,但也是饱满坚挺,以她的身材来说,大B罩杯真的是刚刚好,让她的身型有均衡的美感而不显突兀;侧面看,M全身真的是有S般的曲线,前凸后翘;更要命的是,M有着类似志玲姐姐般的娃娃音,而且言行举止极其优雅,跟M聊天真的都会不自觉的傻笑。


  说她是专柜?错得离谱,她根本就是个气质出众的空姐级正妹,这真百分百我的菜呀!要命的是,在进房不久,K就拉着M掀起她的裙子,露出M亮黄色小裤裤包裹的美臀,用力拍给我看,K说:「T你看,我说得没错吧,M的屁股超翘的。」我流完口水,视线从M的臀部回神后看看K,内心呐喊:「K你要说话算话呀!要帮我呀……」


  其实我从一见面到目前都还一直在怀疑,这么美好的型男正妹,会不会是诈骗集团来玩仙人跳的,因为实在是……太美好了!


  接着我们轮流洗澡刷牙,我拿出为M准备的小丁,K并请M马上换上,看来这个礼物送得很对。他们都有些惊讶我人来还有带礼物,瞬间对单男的好感度又增加了(要用心机呀)。


  M洗完澡,将全身的衣服包括网袜又穿戴回去,听着K的吩咐乖乖的趴着在床上让我按摩,我一边从M的肩膀开始按摩,一边跟K哈啦,在K的示意下,我藉按摩之名摸遍了M的背面,果真是个超骨感的正妹,身上几乎完全没有赘肉,连双腿也是相当修长纤细,却不觉得过于削瘦,而臀部极却富肉感(以全身的比例来说)。


  K一边哈啦,一边再一次拉开M的裙子给我看,露出我刚买的小丁和M的臀部及双腿全貌,我才发现,原来M穿的是黑色大腿网袜而不是裤袜,极其诱人。


  于是我们两个男生就这样一起抚摸趴在床上的M,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K看我不会主动,于是他就拉起M,从领口将M的紧身毛衣往下拉,让我看到M里面穿着橘色彩绘花样的内衣。他开始把玩M的双峰,因为今天我们要玩的主题是轻度凌辱,所以K慢慢开始加强他玩的力道,M似乎随着K的力道有些反应;我则是把玩M的美腿和细腰,不敢逾越答应M的尺度,因为有次不小心越了线,M马上就有惊叫声。看来M真的很紧张,也很注意我有没有逾线,真的不能乱偷鸡。


  之后K站到床边主动露出肉棒,让M跪坐在地板上开始为他口交。K的尺寸并不小,是个坚挺的大头宝宝,因为K的棒子翘得很高,所以M必须仰着脖子让小嘴张足才够含下。


  当M专心又努力地为K服务时,这时有心机的单男又出现了,我试着试探M的底限(当然这是经过K的同意),在抚摸她的身躯时,双手不经意地滑过M还穿着衣服的双峰,见她不反对,我下一步就用单手轻抚背部安抚她,另一只手轻轻攀上双峰,隔着衣服很轻柔的去挑逗M的乳尖。


  但我的温柔跟K的强悍形成强烈的对比!他很大男人地享受M完整又贴心的口舌服务后,竟抽出已经坚挺的棒子,然后大力地甩打M秀雅细致的脸庞,甩打声更是「啪!啪!」作响,M的脸上尽是自己的唾液和男人的前列腺液。


  「看到没有?干这骚货就要这样玩,你不用可怜她,她就是贱骨头,不打不爽。」K很得意的说。


  然后K又把肉棒插回M的小嘴,开始摆动臀部在M的小嘴里抽动,过程中M都是不发一语,默默承受,彷彿已经习惯了K这样肆虐她细緻的脸蛋,真想知道M心里是在滴泪,还是也兴奋不已呢?


  我从侧面只见M闭着眼辛苦地含着K的棒子,顺从地配合K的节奏吞吐,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喜欢还是难受。见K这么粗放的表现,M还是如此迎合,我只好跟着向前冲了。


  我的手就直接伸进M的衣服里,开始把玩她的双峰,尽管M全身骨感,但胸部却相当有料,双峰虽然只有B罩杯,触感却非常好,不仅滑嫩,而且相当有弹性,轻按乳房都还会感受到乳肉的回荡之力,不像某些丰乳只有完全软绵绵的触感。


  K的抽插十分豪迈,不仅臀部摆动快速,每三五下就从M的小嘴中拉出大部份棒身,再狠狠地用力深击M的喉咙深处,这样M怎么可能受得了!果真不一会M就受不了的干咳,泪眶也泛出了泪水,我正想温言安慰M时,K却很看怪不怪的示意我不用理她。


  果不期然,M楚楚可怜地擦了擦溢出眼眶的泪水,再用手巾很优雅地擦拭自己的嘴唇后,转身喝了口开水又乖乖的跪坐回原地,红着眼眶,再次含起K的肉棒,开始让K进行第二轮的口腔抽插。就这样的过程,重覆了三次!三次!K三次不断地把M凌辱到干咳泪流才满意的坐下来。


  这过程看得我目瞪口呆,这是怎么调教的?让如此有教养又文雅的M毫不抵抗的乖乖跪坐在K的胯下口交,在忍着被甩脸的凌辱和被强力抽插到干咳溢泪之后,还是依然乖巧地回到原位主动含上肉棒,让K重覆的蹂躏她的小嘴……K的形象在我面前突然变得很高大。


  干!我也要让M含我的肉棒!


  单男心机(下)


  「干!我也要让M含我的肉棒!」我的内心如此呐喊着。


  接着K果然是个有义气的玩伴,等M清洁完口腔,K就叫她用手帮我服务,我坐在床缘,而M依然是穿着网袜以M字腿跪坐在地板,这次她目光却避开我的肉棒,侧过头去看别处,只用手帮我搓揉棒子。


  M真的从里到外都纤细无比,连手的力道都非常轻,看着楚楚可怜的她跪在地上,真的很想将她抱在怀里疼惜。不过男人的兽欲却在内心滋长,心里的那头欲兽不停地对我吼着:「我也要让M含我的肉棒,快把M的头按下去!你他妈的死宅男快按下去呀!」


  这时一定有人会选择用力把M的头按下去就好,但我并没有这么做,因为我绝对尊重对方,这是我的原则,不然如果M反抗,今天到目前为止愉快的气氛就坏了。活动才刚开始呀,我不能冒这个险!


  于是我转了个角度,让M看着我的肉棒,此时M的小嘴非常靠近这硬得快血脉贲张的东西,我想如果她想躲应该会再偏开头,不过M没有,也许M的内心也在挣扎吧!心机男这时就知道有机会了。


  M的眼神告诉我,她也在犹豫……今天的第一关,成败就在这一刻了,所以心机男这时也低下头温言哄着M,一边抚摸他的秀发,一边牵起她另一只没握着肉棒的手放在我的大腿上,再轻抚手背,告诉她不用怕,不用有压力,慢慢来之类的,同时慢慢地挺起肉棒给考虑中的M一点刺激。


  M就这样用手轻握我的肉棒,目光也直视肉棒,虽然小嘴微启、稍吐香舌,但总是有点想向前舔又退缩……这动作整整僵持了约十几秒,那十几秒真的如一小时般漫长呀……


  最后M终于下定决心用舌头舔上了肉棒前缘,舌头轻轻的试探了几下觉得不反感后,舌头就在棒头上转了几圈,再将整个棒头含了进去,肉棒在此时在M的口腔里兴奋得似乎又胀大了一分!肉棒呀肉棒,你今天真是好幸福呀!


  看着M主动舔含,专注之际脸颊时鼓时凹,没有丝毫勉强,这比起用强迫她更加令人愉悦,这一刻感觉像打了一场胜仗般有成就,但我并没有像K一般强力地抽插,只是很安静地享受M口舌间吞吐的美好。


  这样一个平时在外面可能被众人棒在手心的美丽女孩,现在居然衣衫不整又恭顺的跪在我面前用小嘴为我的肉棒舔含,任我把玩她的酥胸,还偶尔张开眼向上偷看我很陶醉的表情,神情中有些欲拒还迎的柔媚,眼神彷彿会勾人心魄……M这样前后冲突的印象,不断刺激我的脑神经,这对男性尊严的成就感,真的是有无限量的提升!就像平常对你颐指气使的美艳总经理秘书,现在赤身裸体乖乖的跪在你胯下为你哈棒那般爽快。


  就在我自我感觉良好的同时,K来到的M的身后,叫M嘴巴不准离开我的肉棒,并将跪坐着的M拉起,让M翘高屁股。这时的M仍不忘努力地为我的肉棒服务,丝毫不敢忘记嘴上的工作,而K则是粗鲁地把M身上那件连身衣裙撩高到她的胸前,接着脱下M的小丁。


  然后K很自豪的指着M的腰说:「小M是我看过腰臀比例超好的女生。」边说还双手猛捏M的臀部,这时我才注意到M那平坦小腹以下的三角洲,还有一双穿着大腿网袜的美腿,也是有着让我着迷的无比美丽。


  K贼笑地拉开M修长的双腿,从M的身后慢慢地进入M的体内。当然M大概也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在承受的瞬间,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但对还在他小嘴里的肉棒而言,就是感受到一股大大的吸力,彷彿要把我的精华吸出来似的,真的让我的下身有一阵要崩盘的动摇。忍住呀!心机男,好戏还在后头呢!


  接着K就开始「啪!啪!啪!」的冲刺,还不停地拍打M的浑圆美臀,M就一边被狠狠地冲撞,而一边勉力地吞吐着我的肉棒,承受我们的前后夹攻。这时我在K的同意下,把M的内衣解开,让紧身外衣和内衣就这样挂在M身上,我双手把握机会尽情把玩M的胸部。


  我不是巨奶控,所以M的胸部对我来说相当适合,一只手可以完全掌握,并且同时对着乳房和乳峰或夹或摸、或揉或捏地给M更全面的刺激。从我的角度看M的背部曲线,她的肩虽窄,但腰更细,直有诗中所说「不堪盈手握」之感,到了臀部又隆起一道浑圆饱满的漂亮弧线,这就是年轻肉体的本钱呀!


  上次看到凹凸有緻的这么漂亮的曲线,可能是两三年前了,M的背部全裸曲线美到让我想起几年前网路上流传的3P牛奶妹。当年那在阴暗萤幕画面里的牛奶妹裸体翘臀、任人取用的影像,彷彿重现在眼前!(没看过3P牛奶妹的教学影片?那单男真的别出来混了。)


  当K从后面推M推了一阵子有些停顿,这时机伶的单男很贴心地快把床让出来,K很顺利地把娇小的M抱上床平躺,这时M躺在床上星眸半闭,似怨似倦的看着我们,脸色泛起红晕,神情娇软懒慵,连身裙被拉高到胸口,内衣也还挂在胸前,自胸部以下赤裸裸得只剩网袜。


  M酥白的胸部上红色指印交错,平坦的小腹依着娇喘吐息律动,而下身的腿心黑森林处却已被搞得一片狼籍,耻毛上更附着点点水珠,白皙的大腿紧紧拢在一起,小腿却是一只打直、一只弯曲到臀后,原来的黑色大腿网袜一只被拉下至腿踝、一只还被束在膝盖处,虽然M没有全裸,但这时M衣杉不整的淫糜风情,性感度更胜全裸!


  令人难以想像,刚刚M还穿着这身打扮,优雅得像个大家闺秀在我们面前侃侃而谈,光彩逼人,令人不敢亵玩,现在却被两只禽兽肆意地把玩,不仅毫不抗拒还曲意相迎,直到她娇柔无力地躺在床上喘息……好大的变化!好大的反差!


  好兴奋的爽度呀!


  这时M似乎知道我和K正在视奸她,害羞得用双手遮住脸,娇羞着要我们别看,七分甜美带三分羞涩的嗓音没有阻止我们的目光,却反而令我和K更是血脉贲张。


  活动就这样结束了吗?不,今天的好戏才正要开始。


  我们都知道今天的目标还没完成,K没给M太多休息时间,他先俐落地将M全身的衣物扒得精光,赤裸得像只小羔羊般的,M羞得急忙用小手遮住胸前和下半身,可是M的小手怎么遮得住呢?越是遮掩,越觉得那是欲拒还迎故作姿态,而那眉目间流露出的娇羞模样更有说不出的诱人。


  K将M拉到床缘,让M上半身平躺在床上,臀部和双腿悬空,接着K将肉棒向M高举的那双美腿间的腿心滑去,等到M适应,就极尽可能地下压深插,M的腿被压迫到她的胸前,她的下半身几乎被反折到上半身。等K稍稍起身,开始进行冲刺时,我挺着肉棒也放到了M的口前,再次享受这气质正妹的服务。


  这次正面看M一边被K死劲地撞击,一边侧着脸吐出香舌舔着棒头的冠状部位,她淡妆秀丽的脸上,神情有种既享受又得忍着不叫出来、硬撑着帮我舔含的窘迫,虽然看M的样子很让人心疼,但肉棒却反而更加昂扬,心里更是激起更强烈的性虐快感。男人,你真是禽兽呀!


  这时K除了抽插外,时而拍打M的屁股,时而问我这样被M舔爽不爽,完全不把M当成是他的心爱的女友,而是一个跟任何男人分享的玩具。


  「一个放肆凌辱起来极爽的玩物!」K,你是另一只禽兽。


  当K抽插到了一个阶段就叫我去戴套子,M一听到戴套子,立刻扭腰挣扎并拉高娇喘的声量抗议。K其实还是很尊重M的,先对我做出了一个他没办法帮我的无奈眼神,马上低头下去安抚M,这时如果你是单男,你会怎么做?乖乖的摸着自己的肉棒打手枪,还是冲上去把K推开?


  K都这么大方了,心机男马上就戴好套子准备伺机而干。K这时已经开始另一段猛烈的摆动,但如果单男只是单纯的等待M被干到意识不清才硬上的话,那就太逊了,那又有什么乐趣呢?机会不会白白的掉下来,于是我就趴在M的头旁边,开始用尽心机去哄骗M……


  就在K不停的奋战中,开启了我和M的另一场精神上角力。


  T(小弟我):「M,你知道今天出来会做什么吗?」M想了一下,作出了个很慎重的回答:「……喝茶聊天。」(靠……你这么合作的被扒光光,最好是只以为出来喝茶聊天啦!)T:「只是喝茶聊天,那你现在在干嘛?」


  M:「……」


  M:「啊……啊……啊……」K这时加强了力道,好像很不满意M的答案。


  T:「M现在在做什么?快说!」我的话里加强了力道,语气凶了不少。


  M:「在跟Baby爱爱……」到现在M满身被我们蹂躏,说话的语气还是这么优雅,但我就是为了打破你的优雅而存在的!


  我凶狠地说:「被干成这样,还不敢承认呀?告诉我,你是不是在被干?」K这时面露微笑,给我暗示性的嘉奖。


  M:「嗯,我在被Baby干。」M似乎知道我想叫她说「干」这个字。


  T:「只是被K干而已吗?」


  M:「还有让T……玩。」看来M还是在矜持着。


  T:「还有要让我们两个开心对不对?你问K开不开心。」M这时张开眼看着K:「Baby,你开不开心?」K:「超开心的,好爽。那你问T爽不爽?」K真上道,马上又把球交回给我。


  M:「T你开不开心?」


  T:「不够开心,不够爽哦!」


  M:「那小M要怎样让T开心?」


  T:「看小M的表现啰!这么远来要不开心的回去,还蛮惨的。」我突然觉得说这话时,自己很贱。


  M这时看了看K,最后眼睛一闭:「那小M让T开心,小M给T玩。」T:「小M要让我随便玩,玩到开心吗?小M怎么这么淫荡呀?」好像有机会啰!


  M在承受K狂插猛刺后说:「对,小M很淫荡,只要T开心,小M让T随便玩。」


  BINGO……老子就等你这句话。


  K这时也顺势拔出他的肉棒,让出了空间……K呀,你真是禽兽呀,你知道你让的不是路边摊的坐位,而是可以等同头等舱价值的位置呀!K你真是他妈的够贱,跟我一样的贱。


  因为我马上就顶上了K的位罝,又再次把M压在身下,但肉棒只是停在M的穴口前抵住不动。我低头再问了M一次:「小M是不是要给我「干」呀?」我特地强调了「干」字。


  M:「嗯,只要T喜欢,小M给T干,小M最淫荡了。」M其实很聪明,她知道你要她说什么答案,只是看她肯不肯说罢了。M看起来是豁出去了,那心机男就不客气了,刚刚语气凶归凶,但对女孩子身体该有的礼貌和疼惜还是不可少,我非常缓慢地推进肉棒,不让M感受到痛楚,等M整个放松后,再开始进行活塞运动。


  旁边的K对我的表现给我了一个微笑,我想他应该是满意我的发问和对M的尊重与怜惜,因为我知道,如果M没有说OK,K是绝对不会让我硬来。(我没有硬来,这绝对跟K的拳头无关,这是尊重和礼貌,本人在此有点心虚的再次强调。)


  M的下身颇紧,大概是因为她本人身体娇小,连带花径也是狭窄,每次进出都可以感觉到肉棒在穴径里四处刨刮着的快感。少了我在一旁骚扰,K又只当观众,M今天第一次终于可以很放松的专心享受被肉棒抽插的美感。


  当我在M体内进出时,除了肉体的快感外,回想起刚见M的惊艳和M在上床前的高雅形象所带给我的悸动,现在却裸身无助的在我身下嘤嘤承欢,那种男人心里的成就感快要膨胀到宇宙世界无敌大,连带着身下的肉棒似乎也变得更大,因此就更加卖力想狠狠地喂饱M。


  人力总是有时而穷,腰到用时方恨痠呀!当知道自己可能快要接近极限时,我用力慢慢深插,再次把M快压成两半,并让肉棒尽其可能的深入M的穴内后静止不动。此时肉棒深入M的腹心深处,在我们身形定住之后,再单纯对肉棒使力让M在身体最深处里感受肉棒些许的摆动和变化(并不是抽插哦)。


  本来一直闭着眼睛、总是用婴孩一般鼻音轻哼的M,这时突然张大眼睛和小嘴,用一种难以吞嚥的表情回应我的肉棒的深入。当肉棒定住微动时,我可以感觉到M深深呼出一口很长的气,之后M本来已经虚晃无力的两腿突然向我的腰际夹紧,我同时感觉她的阴道有一阵收缩的力量在产生。


  M高潮了吗?我不清楚,但插得这么深又插这么久,我怕她不舒服,正要稍稍退出之际,M突然双手环抱我的脖子拉着我,双眸迎上我的目光,神情急切的说:「别动!别动!」


  我立刻再次压下,死命地再次将肉棒深深塞入M变紧的蜜穴,而她原本紧夹住我腰际的双腿开始失去力量,莫名地轻颤……就在我们两人目光的对视中,M终于又呼出了一口气,用颤抖的嗓音告诉我:「T你好粗!好硬!」我猜她应该美得有点晕了,其实我也是。


  对我来说,看着女生在自己身上满足,总是比自己满足还要来得令人振奋。


  M真是会说话呀,虽然我不太相信,因为K的size比我更胜一筹,但世上对男人最好的讚美词莫过于此了吧!何况又是从M口中说出,这真是一大鼓励呀!


  其实当下更想再一次冲杀M这个小妖精,但有心机的单男一定要知道这是三个人的游戏,就要兼顾三个人的玩兴,你必须随时注意另一个人的需求,一定要瞭解谁是主人……当我看到K在一旁早就兴奋得在打手枪时,我就很本份的把位置让回给K。


  K还是对我报以一笑,上马之前还是温柔的低身安抚M。K这次感觉进入狂暴状态了,除了正常体位强力杀敌外更直接把M抱起,用火车便当的姿式跟M交媾,我就看到K像重装战士一般抱着M,一边在床边走动,一边挺足姿式顶上M的下身,彷彿要将M的身体给刺穿。


  而M也双手揽着K的脖子,屁股一上一下的毫无间缝地迎合,看来这是这对情侣非常熟稔的欢爱姿式。当K把M放下时,M已经面露潮红、全身沁出汗水,像刚喷过水雾一般微湿。


  K覆盖一张「火车便当」技能卡,结束了这一回合,换我走到M旁边,低声问M:「还好吗?还可以继续吗?」M点点头,示意说OK,我想M刚刚才被狂刺,怕她受不了就问M:「你希望我温柔一点还是疯狂一点?」M几乎用气音回问:「那T你喜欢怎样呢?我都可以,只要你开心。」她回话的同时给我了一个微笑,我知道这一次,M不像上次那么害怕,是真心全意地接纳我了,这么正又这么乖的女生去哪找呀?M还是平躺在床上,于是我故意面露凶光,又急又狠地扒开M的大腿,还在喘息中的M似乎猜到我也是会狠狠地再干她一轮,已经准备逆来顺受了。


  但我却不像她的猜测,肉棒在蜜穴里慢慢地挺进到三分二后,缓缓抽插,让M从刚刚火车便当的冲击中慢慢缓和过来。这样温柔的对待,对M似乎很受用,因为我得到了M主动用双手再次环抱我的回应,我相信这时无论我怎样干她,她都真心的不会有意见了。


  这回合,我要的不只是抽插,还要凌辱M的心理,于是在我不断地抽插M的身体时,同时开始一问一答,让M说了好多淫声荡语。


  T:「小M被干得爽不爽呀?」


  M:「小M被T干得好爽喔!」靠,M真的豁出去了,用词也不再注意文雅了,唯一不变的是嗓音依旧甜美。


  T:「小M,你是我干过最淫荡最贱的XXXX。」XXXX是M的职业,一个颇令人尊敬的职业。


  K:「小M是不是淫荡的小母狗呀?」K这时也很投入的来火上加油。


  M:「对,小M是淫荡的小母狗,最爱被Baby和T干的小母狗。」真是会说话呀,这话真的听得我和K超High的。


  T:「小M,我把门打开,叫外面的人进来干你好不好?」M:「不要啦,我只给Baby和T干。」


  靠,意识还很清楚呀!不行,我还得再狠狠地干,加速ing……K:「T,快狠狠地干小M,我去开门。」K和我还真的很合得来哦!


  T:「小M,我和K想看你被别人干,你要不要给别人干呀?」M:「好啦,只要你们开心,我就给别人干。」M不知是不是受到在男友面前被别的男人抽插的羞耻感影响,而更加想要沉沦堕落,这一刻的M,完全地投入性爱当中,比起之前更加的形骸放浪。


  当我从M身上第二次让开时,又轮到K来了……火车便当的CD时间过了,他再次的放出大绝,把M当大魔王一样的用尽全力冲杀……最后放下M时,M整个软在床上,K最后依着原先的设定把肉棒放到M的脸前,整个射在M的脸上,然后很舒服的退开。我体力没K那么好,也没学会火车便当的技能,我还能玩什么把戏?


  我拿起了M的黑色露趾高跟鞋让M穿上,然后扶起M下床,这时M整个是动不了的,扶到床下,M的双脚还是弯曲的不肯也没办法打直,我若不扶着M,她整个人就会倒在地上。这时我扶着M到窗前让她的手自已扶着窗沿,然后M才慢慢地踩着高跟鞋站稳。


  我从背后问了句:「还可以吗?」M点了点头,我就从M背后插入,用尽力气作最后冲刺,还顺便拉开窗帘,让M更是一阵惊呼。窗是毛玻璃,外面完全看不到里面,不过在日光下做爱的刺激感更胜在黑暗中抽插。最后的一个回合,我让M还满脸是K的精华没擦,却全身赤裸只穿黑色高跟鞋,在日光的照射下趴在窗前供我尽情地抽插泄欲!


  当我发现M连手都扶不稳窗沿时,我再把她带回床上去,让M上半身趴在床上,双腿站成人字形,再用最后的余力来争取更大的成果,这时嘴贱的我又想趁最后的机会再次凌辱M。


  T:「小M,我要你看着K,告诉K你现在被我干得很爽。」本来刚刚都闭着眼睛说话的M听完一怔,张开眼睛看着K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同一句话,闭着眼睛说跟正视着男朋友的目光说出来,是有不同难度的。


  K:「小M你爽吗?」看起来K也很期待M说出来。


  T:「看来小M是被干得不够爽啦!那我不干了。」说完,我作势要把肉棒退出M的身体。


  M这时有点急了:「别……我说……小M……小M……」M看着K却依然说不出话。


  T:「说呀!都爽成这样了,还装什么装?」同时又出力狠狠捅了M几下。


  M深吸了一口气,看着K说:「Baby……小M被T干得好爽……」T:「这么勉强,那我还是别干你好了。」我故意说反话,并把肉棒退出,只剩龟头还留在M的小穴内。


  M看着K急得大声地说:「别停,别停……我说……小M被T干得好爽!」T:「什么别停呀?」这时的我,嘴上泛起了一股贱贱的笑意,今天的任务快完成了。


  M:「吼……T你的肉棒别停啦……快继续干我啦!」M这句话几乎是放声用喊的喊出口的,说话时臀部还不停地扭动想吃掉我静止在穴口的肉棒。看着她脸上又急又羞的样子,她真的是被我折磨到了,现在的M跟刚刚高雅矜持的M简直判若两人。


  K听完似乎也是大感兴奋,手不断地揉着自己的肉棒。


  T:「是这样干你吗?」我不再保留,顶在穴口的棒子一贯到底,深深插入M的蜜穴后开始冲刺,让M的声音突然拔尖似的呻吟起来。


  M:「对……就是这样……干我……干我……不要停……」T:「那小M明天还要不要给我干呀?」


  M:「要,要……小M明天还要给T干……你别停……小M明天、后天都给T干……」


  M这时大概已经管不到K的反应了,双眼一闭,单纯地享受肉棒带给她的无限刺激。最后,我依约把精华射在M的脸上,才结束了这场大战,而当我射完炮弹时,K居然还叫M跟我说谢谢。K,你真是够屌!


  尽管M的身躯看起来是如此的纤细柔弱,但在我和K超过三回合轮流的蹂躝下,M就像在狂风暴雨中行驶的精美画舫,每每看似快要被浪涛拍打得几近解体却又总是在惊海骇浪中挺过一回又一回的难关,看来M平时已被K训练得十分强韧。


  M此时再不见一丝刚刚进房时的笑容可掬、从容优雅,现在的M,绯红的脸颊上满是倦容、喘息不已,全身赤裸,只剩一只高跟鞋虚套在脚上,而且一身狼狈,白皙的胸臀处还有不少K拍打留下的红印……这么淒艳的景像,躺在床上懒佣无力的女生真的是M吗?现在只能从她那依然甜美的嗓音知道,她,是刚刚的M,是那个刚刚走在街上会有很高回头率的M。


  我们帮M清理好脸上的污渍后,K很温柔地帮他盖上棉被,M就整整睡了一个多小时。我和K分别洗了个澡后,在离床的远处交谈。


  K:「你很不错,我本以为没办法帮你的,没想到你居然能自己想到办法让M接受。」没错,M和K是刚刚想进入联谊圈活动的情侣,能遇到他们,我何其有幸呀!


  T:「我只是充份尊重你们,也尽力地为自己谋福利而已。」K:「很多人做不到尊重吧!」


  T:「为什么选我跟你们联谊?」


  K:「你是少数不直接跟我提约、不跟我报数据、单纯跟我聊喜好、聊经验的人,而且还蛮有礼貌的。我是男生,我并不想马上看单男的真相或屌照,超噁心的,那些人搞不清楚状况。」


  我想K会约我,最大的一点原因是我幸运地找到K想要的东西——他想从联谊里面得到的感觉,所以他才会选我。同是单男的朋友呀,请你们一定要搞清楚跟你聊天的对象是男是女,人家没要求看上和下的真相,就先不要乱寄,不然机会就没了。


  一小时过后,M自己醒来,开始洗澡梳妆,中间她还享受的泡了个澡。半小时后,紧身连身裙和大腿网袜加黑色高跟鞋再次穿在身上,她又变回刚入房时的那样亲切可人、顾盼生姿的气质正妹了。


  当要下楼时,我看着M在脖子上多围了条某个职业常见的白色短丝巾,不禁忍不住的问她:「M你真的不是空姐吗?」M笑着说:「我像吗?」我知道M不是,因为M太娇小了一点,但M……我想告诉你:「你有比一般空姐更优的气质和仪态。」至少比我的空姐表姐优。


  之后当我们离开时,在车上K和M热烈地讨论等等他们要去哪吃饭,M丝毫没有半点阴霾,我才相信M对这样比较狂暴式的性爱过程早已是习惯的。事后我从M处瞭解到,今天的过程和对话的尺度,K和M都是事先有沟通过的,落差只是在——M可能一开始并没有预期她可以这么快地接受我。还请高举女性主义者不要误会我和K不尊重M。


  K,谢谢你的邀约和招待,这对我来说真的是帝王级的招待,我想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我还欠你和M一顿饭,下一次一定要给我机会回请你们哦!(意思是一定要有下一次……单男心机再度启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