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女博士果然是异类
女博士果然是异类

女博士果然是异类

2009年,我来北京参加工作以后,和大学时候的女朋友分手了。一个人漂在北京,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挤地铁。拿着一份不高不低的工资,住在北五环外的合租房里。

  每天都为生计而奔波,忙忙碌碌,晚上下班回到家后倒头就睡。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竟然都忘记自己是个男人了,性欲全无,只是偶尔会在半醒半梦中,看到前女友模糊的脸,还有她那喷张的肉体,我才会感觉下身坚硬如铁。

  可是每每这时,我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漆黑的小屋里,不隔音的四壁传来合租室友们的呓语或者呼噜声,于是顿感凄凉。

  起身去厕所,却发现自己因勃起而无法排尿,端着自己发怒的下体,心想:

  是该找个女朋友了!

  可是,我除了房租之外,剩余的钱仅仅够自己温饱——或者说,仅仅够自己每顿饭吃碗面,或者吃几个包子。连大块的肉都不敢买,更别说去找个女人约会了。

  有次听一个网友说,他在相亲网上约女无数,投入小,见效快,后患少。于是我也在某交友网站上注册了一个。还特意找了自己大学时候的照片,以掩饰目前一脸憔悴的倒霉样。

  我申请了一个新的qq号,很快,从网站上我就得到了姑娘们留下的很多号码。我发挥了自己多年来贫嘴的特长,把姑娘们哄的花枝乱颤,陆续的开始跟她们见面了。其中就有个X大的在读博士。

  我跟她认识那天恰逢是愚人节。得知她是X大的博士,未曾见面时,在网上就聊的热火朝天,虽然她学历比我高,但是感觉属于有知识没文化的类型,人也非常单纯,跟我袒露,读研的时候曾谈过几个男朋友,但都不了了之,甚至还谈过一个德国留学生。

  网上聊了十几天后,互相发了照片。照片里她看起来比较黑瘦,甚至有点老相,最关键的是平胸。我有点失望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于是我就冷落了她,不怎么理她了。开始跟别的女孩儿继续在网上勾搭。

  过了没几天,她感觉到了,于是主动联系我,要跟我见面,说请我吃饭,就到她的学校去。我一听,觉得自从大学毕业后还没有机会再进校园感受一下,竟然也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那天下午我到了她学校门口,她已经在那里等我了。一见本人,竟然比照片上白净很多,五官也立体起来,看着顺眼很多,甚至来说,还是个耐看的人。我竟然又心动了。

  在她学校食堂吃顿饭,我俩竟然聊的热络起来,有点一见倾心的感觉了。我跟她在校园的长椅上坐着聊天,天色暗淡下来,虽然天已经变暖,但还是有点冷,她忽然将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我也顺势将她揽在怀中。她的头发有股栀子花的味道,我下身竟然有了反应,恍惚又回到了初恋时和女友第一次依偎。

  天色很晚了,我和她分手告别。回去的路上,她给我发短信,说遇到我感觉很好。我心里一阵温暖,告诉她,我也是这样的感觉。

  第二天,我恰逢出差,一周都不在北京。她每天跟我不停的发短信,QQ留言,从儿时趣事到成长历程,甚至谈到了自己的性体验。她竟然告诉说,她还没有真正的被人进入过。或者说,是个处女。她说自己马上就30岁了,还是老处女,心里竟然莫名恐慌了。

  出差回北京第二天,我就跟她约好,去学校看她。我俩匆匆吃了饭,我牵着她的手,宛若恋人一样在校园里逛,不知不觉到了她宿舍楼下,我说去你宿舍看看吧。她犹豫了一下,跟我一前一后的进了宿舍大门。

  她们博士生一人一间。她让我在楼道口等一会儿,开门进去,然后我又偷偷溜了进去。虽然宿舍楼比较旧,但是她的小屋里被她布置的特别温馨,尤其是密密麻麻的书架前摆了各种花草,还有几条小鱼在浴缸里游来游去。气氛突然暧昧起来,我俩都有点尴尬地坐在屋里。于是她给我看她的相册,看她的论文,我紧靠着她,忽然我感觉自己什么也听不到了,眼睛也模糊起来,只有我靠着她的胳膊,越来越热。我也不知道怎么和她吻上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已经把她放到在床上,彼此只剩下了内衣。

  我轻轻地吻她的嘴唇,脖颈,耳垂,一直往下吻。掀开了她的胸罩,反复舔舐她的乳头,虽然她的胸不大,但是却感觉非常精致,尤其是手感紧致。她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两手捂着自己眼睛,喘着粗气。

  我脱下了她的内裤,看到了整齐的耻毛,轻轻掰开双腿,阴部竟然紧紧闭合着,而且缝隙间竟然在洇出一片湿润。我扶着自己的老二就想往里捅,可是不知道是她紧张还是下边太紧,竟然几次都从缝儿前滑过,她的两腿也仅仅夹住我的腰,不让我前进半步。折腾了半天,我彻底丧气了,躺在她旁边气喘吁吁,也有点生气。

  她有点不好意思,起身帮我含住了,上下启和,竟然一点齿感都没有。不一会儿,我竟然射到了她的嘴里。她起身到洗手间干呕了几下,刷完牙又爬到床上来,紧紧的抱着我,埋着头也不说话。

  我可能出差回来太累了,竟然睡着了。迷迷糊糊的睡了不知道多久,我感觉我的下身又被她含住了,我睁眼一看,她正坐在我的大腿上,用下身蹭着我的身体,贪婪的吮吸我的下身,我翻身把她压在下边,把她两腿掰开,黑暗里摸索着她的荒芜之地。用龟头顶在最湿润之处,扳着她的肩膀,屁股猛然一沉,进入了—— !

  她惊慌失措地搂紧了我的脖子,差点让我背过气去。她的下身开始抖,拼命的咽下唾沫,低声呜咽。我把舌头塞进了她的嘴里,慢慢的拨弄她的唇齿和舌头。

  她逐渐放松了下来。

  我慢慢的开始抽动,逐渐加快,结合处传来脚踩泥地的声音,她开始搓弄我的脸颊,舌头也吐在外边,屁股也不断的抬起,我正在兴头处,却感觉脊梁一紧,赶紧抽了出来,白花花的精液顿时铺满了她的肚皮。打开灯,看到她的阴道口被我翻腾的一片凌乱,白色的淫水混着浅红色的血,看起来楚楚可怜。

  我连射了两次,有点筋疲力尽了。就抱着她聊天。她跟我说,她和以前的男朋友没有发生实质的性关系,从没有进入过阴道,一般就是他们在外边蹭蹭,然后互相口交,难怪她的口活儿是如此的熟练。我还特别关心她曾经给我提过的德国男朋友,她后来一激动,竟然跟我说了。那个德国小伙子好几次要强行进入,都被他拒绝了。有一次都进去一个头儿,硬让她给挤了出来。但是有一次她同意让这个德国小伙子肛交。虽然她同意了,那个德国小伙子费了半天劲也才进去一个头,把她痛的不行,后来那个德国小伙子射在了她的肛门口。

  经过这一夜,我们算是正式确立了朋友关系。我一有空就去她的宿舍过夜。

  而且我发现,她以前专心读书,压抑自己太久了,一旦放开,就变本加厉地要弥补以前缺憾的岁月。

  【完】